阿富汗上空的苏军米-24武装直升机

1979年苏军入侵阿富汗。世人皆知,以实力而论,阿富汗游击队与苏军在各个方面都相差悬殊,特别是在武器装备方面。但随着战事的发展,苏军在阿富汗越来越陷入到困顿的泥潭。

阿富汗上空的苏军米-24武装直升机

米-24雌鹿武装直升机

苏军的武器装备中,对阿富汗游击队威胁最大的,毋庸置疑是武装直升机。苏军在阿富汗广泛使用米-24雌鹿系列武装直升机,这是苏军手里最有效的反游击战武器。

米-24武装直升机除了其他武装直升机所共有的装甲防护、串列座舱、旋转炮塔外,还有一个能搭载8—12名士兵的乘员舱。米-24武装直升机不但可以运输空降兵和重要物资,还可以用来营救被击落的飞行员。有时,米-24武装直升机还会在乘员舱里安排一名机枪手,在机身后面安装7.62毫米机枪,用来在机身拉起时压制阿富汗游击队的高射火力。

最初,在阿富汗的苏军米-24武装直升机大多是单机行动,后来多次遭到攻击后,苏军改变了战术,即以双机编队行动。这样做至少有一个好处:一旦其中一架直升机被击落,另外一架至少可以掩护并营救被击落的直升机机组乘员。

然而,米-24在进行大规模行动时通常采用4机甚至8机编队的队形,这样对那些在良好地形地物伪装下的阿富汗游击队才有明显的打击效果。数量的优势让苏军的直升机机组经常采用一些双机编队无法采用的战术,其中包括著名的“死亡转轮” :武装直升机群先是在目标上空周围盘旋,以确定目标位置,然后不停地火力覆盖目标;紧接着直升机以梯形编队逼近目标并且陆续将机头对准目标,实施火力打击,进行完头一轮打击后的直升机迅速像葵花花瓣一样向各个方向散开,重磅炸弹以极短的时间间隔从各个方向落向阿富汗游击队的目标。

米-24武装直升机还经常采用“车轮战”,即由多架米-24从高空轮流向目标俯冲攻击,然后从低空转弯脱离,再重新拉起,如此循环作战,不给阿富汗游击队以反击或逃走的机会。另一个常用战术是一架米-24在高空吸引阿富汗游击队开火,其他数架在周围山峰后面隐蔽,一旦游击队阵地暴露,立即予以打击。

阿富汗上空的苏军米-24武装直升机

在阿富汗作战的米-24直升机

苏军在阿富汗常年保持有200架左右规模的米-24武装直升机,但是机组人员定期轮换。使用范围扩大到营级,作战时空军前进引导军官(通常是直升机飞行员)携带通信工具随摩托化步兵营或运输车队行动。在进攻阿富汗游击队时,苏军经常先用米-24直升机把120毫米迫击炮运到游击队营地附近的山顶,在夜间用迫击炮轰击游击队营地,黎明时再用米-24来打扫战场,结束战斗。

具体到为补给车队护航,米-24经常使用“蛙跳战术”,即一半米-24在车队上空掩护,另一半米-24事先搭载少量空降兵占领车队前方的制高点,待车队通过后再收拢空降兵,向下一个制高点跳跃前进。

米-24在阿富汗战争中执行了75%的近空支援任务和33%的有计划打击任务,所以米-24武装直升机飞行员的口号是“发动机不停,机枪火力不断”。

阿富汗的天空是属于苏联人的,从天而降的火力袭击基本无从抗拒,只能躲避。阿富汗游击队为了躲避苏军的武装直升机,经常在坚固的大型岩石后面搭建掩体和火力阵地,有时还会利用历史上遗留下来的旧堡垒。这些堡垒遍布阿富汗全国,通常布于悬崖绝壁上、村庄附近以及道路的三岔口。它们通常由巨石或者厚达3米的土墙掩护,米-24武装直升机的火箭弹拿它没办法。但苏联人有其他办法—用米-24直接投掷炸弹,甚至大型的高爆炸弹。

1980年6月,8架携带重磅炸弹的米-24在夺取桑西—杜兹丹山脉的战斗中扮演了重要角色。这里洞穴和暗道很多,自古就是土匪的藏身之处,因此阿富汗游击队将此处作为一个主要的基地。苏军先用BM-21车载多管火箭炮不间断地覆盖轰击整个山地,为地面部队开辟通路。米-24则在夜晚集结,携带重磅炸弹一轮接一轮的轰击。此时为了多载炸弹,直升机甚至连武器操纵官都没上。火力倾泻之下,阿富汗游击队的基地沦陷了。

米-24还会投放特种燃烧弹,用来对付阿富汗游击队出没的村庄。这种大威力武器的使用,目的是消灭游击队的后勤补给基地,实际上是焦土政策。其中一种燃烧弹是子母弹,弹体内装有爆炸、燃烧等不同功能的子炸弹,从空中散开后可以产生高温,不但烧毁整个村庄,而且足以熔化石头。还有一种被阿富汗游击队称为“火爆”的炸弹,采用2米长的棒状固体弹芯,爆炸后可以消耗掉周围的氧气。另一种是液体燃烧弹,与凝固汽油弹完全不同,其浅褐色液滴散布在地面上,并不马上燃烧,一旦有车辆和行人压上后才开始发火,产生高温和毒烟,并且难以扑灭。很显然这是一种为封锁欧洲某些特定地区(如机场、高速公路等)而研制的武器,在阿富汗也同样有效。

阿富汗上空的苏军米-24武装直升机

编队飞行的米-24

有时,米-24甚至会投掷毒气弹和化学弹。苏军使用装有化学战斗部的57 毫米火箭,实战证明这种武器威力极大,被击中的阿富汗游击队阵地上不但无人生还,而且死者都如同被冻僵了一样保持着战斗姿势,说明是中毒后立即死亡。这是苏军新式的“昏睡死亡”毒剂,这种毒剂致死速度要远优于传统的中等挥发性有机磷神经毒剂(例如甲基氟磷酸异丙酯,俗称“沙林”)。1980年3月,荷兰新闻记者贝恩·德布鲁因冒死拍到了米-24直升机在贾拉拉巴德地区投掷一种发散绿雾的炸弹的照片,同时还带回了这种绿雾过后一些因内出血而死亡的发蓝的阿富汗人尸体的照片。照片上,一具具尸体肿胀着,惨不忍睹。

米-24武装直升机成群出动时,通常由米-8直升机伴随,其上面会乘坐一名观察员。这些观察员一般是阿富汗政府军中的本地人,他们会辨认同友军交错在一起的阿富汗游击队,有时他们也指出村庄中哪间房子内藏有游击队,等等此类。情报通常来自战俘、亲苏居民或者阿富汗游击队内部的间谍和告密者。后者的情报是最不可靠的,这些精明的告密者把有关游击队驻地的情报卖给苏军后,立刻到游击队那里通风报信,说苏军将要轰炸他们的驻地,游击队就立刻撤离,并且还会给这些人不少报酬。

有时,这样的事情中也难免会有一些“黑色幽默”出现。

1982年的一天,一个中队的米-24尝试消灭聚集在阿萨达巴德开会的阿富汗游击队领导人。一组米-24负责吸引游击队的防空火力,而另一组则封锁了城市周围的入口,阻止任何人进出。米-8直升机上的阿富汗观察员识别出了目标建筑,然后整个米-24中队进入,以火力覆盖,里面的人全部被干掉。然而,当直升机返回基地时这个观察员就逃窜了。后来他酒后吐真言,苏军攻击的目标其实是当地的一个贵族之家,长期以来一直跟他有私仇,这次总算找到了复仇的机会。

另一件更为可笑的事情发生在坎大哈。一次执行任务途中,机上的阿富汗观察员指了指下面的一间房子,用阿富汗语嘟囔了两句。虽然听不懂阿富汗人说什么,但是苏联飞行员已经心领神会,随即召集编队的火力,火箭弹机炮航空机枪一齐开火,顷刻间,那间房子就成了废墟。阿富汗人大声吼叫,但是他不会说俄语。其实他想告诉飞行员,那是他自己的家。

阿富汗上空的苏军米-24武装直升机

在阿富汗作战的米-24直升机

阿富汗游击队极度缺乏防空手段,只能用轻武器和大口径的机枪来应付米-24武装直升机,效果十分差。如前面的章节所言,阿富汗人唯一的机会就是把米-24引诱到山谷中,在山头架上重机枪或者RPG反坦克火箭筒来射击米-24身上比较薄弱的尾桨或者玻璃做成的驾驶舱盖,战果实在不大。

当时曾有西方观察家预言:假如阿富汗游击队能搞到大量防空武器,这场战争的面貌就会彻底改变,苏联人就会被迫修改他们的总战略,他们的处境就会变得十分微妙。

在当时的情况下,这似乎很难很难。阿富汗游击队的主要防空武器RPG 火箭筒大多是老旧的RPG-7型,射程小、性能差,早已经过时了,但这已经是他们用来攻击苏军直升机和装甲车的最可靠武器。除此之外,他们的重型防空武器就是口径为12.7厘米和14.5厘米的重机枪。可是这些笨重的武器在山地里行动很不方便,而且没有牵引的车辆,因而它们无法跟随阿富汗游击队机动作战。

实力与装备相差如此悬殊,阿富汗游击队的斗争前景看起来好像是绝望的。不过,这个世界并没有忘记阿富汗。苏军入侵阿富汗后不久,邻国巴基斯坦第一个向阿富汗境内的反苏游击队提供支援。

本文节选自《帝国的坟场:阿富汗战争全史》

阿富汗上空的苏军米-24武装直升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